06 December 2009

让?



昨天下午听NTV7的5.30pm新闻, 让我发觉一个'有趣'但也'心酸'的现象。


新闻播送一段DAP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,针对国家干训局的课程内容召开的新闻发布会。他指出国家干训局前总监在2004年的一篇讲词,讲演稿中提到马来人''出公民权给非土著。。。我在12月1日'忠言闲话'就贴上我本人在2007年的出席体验,当时用最多的词汇是'牺牲'。


接下来的最后几分钟,新闻专访前马华州议员赖观福。在访谈中,他说90年代马华没及时对展延新经济政策发言; 我们已经''了30年。。。


马来人说'让',华人说'让',印度人.......卡达山人........泰雅人.........独立52年了,我们不能互相包容,却一味谈忍让; 何时了呀!如此下去,建国时纯朴敦厚的独立宣言能否实现?深思吧!



.

1 comment:

  1. 金包让,金包志,也包忠。国民被牺牲了。

    ReplyDelete